站內搜索 :

馬敘倫:讀了中共“五一”口號以后

發表時間:  2019-08-21來源:  中國民主促進會河南省委員會

在中國歷史上象唐朝陸贄替德宗寫的一篇“奉天改元大赦制”,能夠叫當時“驕將悍卒為之感泣”;我們如果用當時的眼光去讀那篇文章,怕就是我們生在那時,也會很興奮的。這 才稱得起時代文件,因為他在當時,的確起了扭轉時局的作用。

同樣的理由,象廿多年來反動的獨裁政權發表了許多的宣言和告什么什么文,真是“好話說盡”,形容得他怎樣為國為民。但是,我們讀了,固然一笑置之,就在他們自己人里,也覺得是又長又臭的裹腳帶。這是為什么?因為沒有起作用的可能,也就是叫人感不到興趣。那末,這種文章,不但稱不得時代文件,倒是合了“擦屁股嫌罪過”的俗話。

中國共產黨在本年五月一日為紀念勞動節發表了廿三個口號,被壓迫到香港的我們,幸運地先聽得了,我們感覺到無限的興奮。現在我們并且曉得國內聽到這個消息的人們,不論那一方面,只除反動派以外,都 “延頸企踵”希望即刻看到全文。因為他們都曉得這些口號,一定給新中國前途帶來無限的喜慰。

是的,這些口號里最突出的是第五項:“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時局發展到了今日,任何中國人(包括反動派)都曉得獨裁政權雖能“沐猴而冠”,玩一套換湯不換藥的把戲,雖能有美帝不斷地援助,都是“無濟于事”,注定了他的末日快到了,換句話說,人民的勝利已經決定了。任何人對這,已經不是感覺而是信心了。所以,可以說全國一致在企望著賣國殃民的反動的獨裁政權早一日消滅,新中國的人民自己的民主政權早一日成立,在企望著真正的人民革命的領導者——中國共產黨,給一個鼓勵和安慰的啟示。現在是得到了。

這些口號,雖然是為著紀念五一勞動節而發的,他的精神是貫徹到世界的民族解放運動、民主運動和職工運動。他的號召是普遍到全國勞動人民、全國知識分子、自由資產階級、各民主黨派,社會賢達和其他愛國分子。他的啟示是鞏固與擴大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反對官僚資本主義的統一戰線,為著結束國民黨反動統治,建立新中國而共同奮斗!

然而他更重要的啟示,還在第五項:“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這是一面對遵從美帝的命令,正披民主外衣、想騙取更合法的國際地位的反動的獨裁政權下了另一個方式的討伐今,意思是說你這種欺騙不了人民的偽裝民主,只是小燈里的一點殘火,告訴你吧,太陽就要出來了;一面對人民大眾是象這樣地說,我們的全面勝利快到面前了,我們該準備我們的新中國和世界見面了;另一面又告訴了美帝和世界:美帝制造成的偽裝民主中國,不但是扶助了一個阿斗,也是象在熱帶地上裝了一座冰山,一下子就變化了。所以,這次口號,實際上是對世界宣布了新中國將出現的姿態。

可是,他還有很大的作用呢。中國人民除了我們——“民主人士”,早經瞭解和相信中國共產黨最終的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的中國,但這不是“一蹴可就”的,共產黨是最重視現實的,他十足了解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國,怎樣談得到共產。所以,他為著忠實實踐他的主義的步驟,他為著中華民族的生存競爭,他為著要把中國從殖民地解放出來,他決定了先要造產。

一個半封建的農業國家,已經到了破產邊緣,造產又從哪里談起?因此,他又決定了土地改革政策,把土地從封建剝削者手里轉移到農民手里,使農民從封建土地關系獲到解放,使農業成了造產的主要動力。這 樣建立了造產的基礎,農業也從舊式落后的水平,進行到近代化水平。因此,工業也獲到市場,就可把農業國家轉變做工業國家。

農、工是經濟建設的一對輪子,有了近代化農業的基礎,便有大量生產,生產的若干部分,便是工業的原料。所以農業發展,同時又發展了工業,這是自然的結果,而工業又成了造產的第二主要動力。社會的活潑生存和進展,命脈就在這一對輪子上。政治不過是他表現的總相。

可是,土地集中的封建制度,既不容許再存在,私人資本的發展和集中,便成了資本主義,他的流弊,顯然剝削了大多數人類的權利,阻礙了整個祉會的前進,在還不曾犯這個疾病的中國,無疑不能使他再走資本主義的舊路。因此,中國共產黨所主張的是新民主主義經濟。他雖然主張發展中國輕重工業卻規定新民主主義的國家經濟為主導,他并不主張沒收中小資本家的私有財產,也不禁止 “不能操縱國民經濟生計”的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相反的,還堅決地保護他,使他發展。正因為經濟十分落 后的中國,正該造產的緣故。

世界資本主義的國家又有一個顯然的癥結,便是勞資問題。他們的勞資斗爭,已走上尖銳化。這是私人資本發展到極度,而資方不能接受勞資兩利的政策必然的現象。中國共產黨方在主張急需造產,也在鼓勵資本主義生產,而且并不禁止 “不能操縱國民經濟生計”的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那末,也得防弊于先。所以,他提出“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工業政策(包括工運政策)。

我們了解他主張的這農工兩大政策,就是新民主主義的經濟政策,也是符合新中國要求的主要條件。我們可以給他另一個名目,叫做救國的經濟政策。他對于這兩大政策,已在各別的文件里詳細地給他說明,而他去年宣布的土地法固然是農業政策的基本的具體方案,這次廿三個口號里的第八到第十七一共十項 ,也是他對工業政策綱領的報導。我們平心靜氣客觀地給他一個評判,除了反動集團為他們自私自利的觀念,抹殺了他們的良心,任意胡說以外,我們可保證,誰也會同意我這救國的經濟政策的評語。因為便叫世界的大政治家來給中國診脈開方,實在不能有超出這個的方案。

他的土地法是沒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給無地歿少地的農民,但仍給地主有同樣的一份,那不是實行孫中山先生的 “耕者有其田”的主張?又和國民黨的 “平均地權”政策很符合?他的大工業、大銀行、大商業歸國家所有,但同時并不主張沒收其他資本主義的私有財產,也不禁止“不能操縱國民經濟生計”的資本主義生產的發展,換句話說,他是保護民族工商業的,那不是又符合了國民黨“節制資本”政策的方針?然而向來有許多人象對于國民黨的“平均地權、節制資本”政策很了解,不反對,對于共產黨的新民主主義的經濟政策便懷疑,或者還反對,這是很不可能的。其實也很容易解釋。國民黨執政以后,早把“平均地權、節制資本”的政策,拋在腦后,僅在他的黨綱上保留著這八個字,有必要時還拿來裝點裝點門面,或者哄騙一下老百姓。相反的,他還造成了四大家族的豪門資本,他還借地主的力量來擁護他。那末,這些人們,很了解也罷,不反對也罷,反正沒有關系。至于對共產黨的新民主主義經濟政策的不了解,可以說是 “無怪其然”,因為共產黨的文件,好象不是秘本就是禁書,許多地方沒法尋訪,或者不敢“妄窺”,怕因此而被戴上紅帽子,可以招致大禍臨頭。或者還有反對的呢,有些是老頑固派,一聽是共產黨的主張,總歸反對,那是只好“置之勿論”的,好在這類人已是時代的渣滓,數量也極微少,在社會上已為國人共棄了。其他就是地主、買辦、官僚資本家,這可以用 “與虎謀皮”的古話來解釋,就不須再說了。這類人就是現在的反動派,是革命的對象倒也不在話下了。

所以,中共的土地法和這次的口號,是歷史上重要的文獻,轉捩時局的曙鐘,我相信這次口號,已震撼了廈動的獨裁政權和他的集團的魂魄,如果 “通行無阻”地傳播到任何角落,便等于一篇勝利的 “檄文”。

這次口號里吸引力最大的,自然是第五項了。這是任何階級任何階層沒有不注意的。他不但是號召,已經指示了新中國形態建設的程序,和人民建立新國家基礎的成分,尤其粉碎了反動集團 “妖言惑眾”的陰謀。

反動集團一向拿“向壁虛造” 的什么共產黨現在要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口號,欺騙和恐嚇人民大眾,又拿什么共產黨要排擠知識分子,要消滅資產階級,不替無產階級以外的人民謀福利等等的瞎說或故意誣蔑來離間人民大眾。這固然都是他末路蠢笨的表現,但是,由于消息的被他封鎖,也會有人被他迷惑的。現在由于革命勢力的膨脹,解放的地方天天擴大,尤其人民解放軍對俘虜的寬大,被釋放的俘虜憑良心的說話,已叫反動集團無法繼續造謠。而這次口號是一個對全國性的號召,把一個各方最關心的問題,在第五項里很莊嚴地宣布了。

這項里說明的是新中國的中央政府怎樣組織起來,因為民主的全面勝利將迅速到臨,不能不事先有個準備。當然,準備的是實質和形式兩方面,實質自然重要過形式。實質方面,由于革命的勝利,雖然由于無產階級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但革命的過程里,各階級各階層都參加了工作,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建立新中國的革命,并不象十五年國民黨領導的革命一樣獨占了成果;并且他深切了解新中國的前程中,也要全國人民合作,所以他既不要他的一黨來 “專政”,并且主張一切反帝反封建的人民聯合起來“專政”,這第五項口號就表示著這個意義。

政治協商會議是叫代表各階級各階層性的各方面拿出他們自己需要的政治主張和具體方案來,討論出一個“衷于一是”的政治綱領,成立一個協議,來供給人民代表大會和民主聯合政府的采納。這是實現新中國的初步重要工作,同時他還要負擔起人民代表大會怎樣組織怎樣召集的一件繁重工作。但是,新中國的基礎是要建立在這一個會議上的。

政治協商會議這個名詞,雖然已是歷史性的,但是,這一個政協,不是繼續上次的政協,他的性質完全和上次的政協不同。上次的政協,是民主和反民主、偽民主的集團妥協的。這次的政協,是民主方面的各階級各階層的代表自己互相商量 “國是”,取得一個協議,只是“和衷共濟”的而不是妥協的。這是性的不同。上次政協是反民主的反動集團做主體,而偽民主派也參加了的,這次是民主陣線的各方面自己的集合體,而中國共產黨是當然的領導者。這是質的不同。

第五項里揭出的各民主黨派便說明了反民主的或偽民主的并不包括在內。怎樣是民主黨派的標準?我敢簡單地說我個人的意見:無疑地是一貫主張民主,而且有工作的表現,有群眾的擁護,可以代表全國性的政治團體(中國學聯應該屬于這類里)。但是我以為這民主兩個字還貫注到下文的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這理由是顯明的。人民團體比較黨派來得廣泛,除了合法代表各階級各事業的農、工、商、教育等團體以外,還有文化、藝術等等,有全國性的團體,但是象中華全國文藝協會這個團體,反民主集團因為他的民主性很強,無法利用,就另外制造一個中國作家協會(名詞我記不清了,是cc派張道藩干的)。當然,樹倒猢猻散,他是會跟了反民主集團而消滅的,我不過舉個例子,認為人民團體也該不包括反民 主假民主的在內。社會賢達這個名詞,是歷史性的沿用,其實象郭沫若先生在上次政協里,就以這項資格參加的,但是郭先生現在聽到這個名詞在搖頭了。但名詞是個符號,不對可以修改的,實質是符號的來源,象上次政協 里社會賢達的代表,怕除了郭先生以外,在那時,大家就覺得沒有被公認的資格,結果,他們的表現是達而未必賢了。那末,這個口號是否應該修正,當然可以討論的。至于實質上,除了他們本身在社會上不屬于黨派和團體而有領導資格和作用的以外,我以為還得通過民主兩個字,不是可以拉黃牛當白馬騎的。好在五一口號里第四項“全國勞動人民團結起來,聯合知識分子、自由資產階級、各民主黨派、社會賢達和其他愛國分子,鞏固與擴大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反對官僚資本主義的統一戰線,為著打倒蔣介石、建立新中國而共同奮斗!”可以說已經給了一個唯一的方針,也就是我認為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都得為民主奮斗才合標準的理由。

政協是人民代表大會的籌備員,不就等于人民代表大會,由為民主奮斗的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來討論并實現他是合理的。象辛亥革命時候,也由各參加革命的省份派出的代表協商而成立南京政府,就是先例。

我為著這第五項的重要性,所以給組織政協的成分加以個人的解釋,供給討論者參考。至于這項的目標,是在實現各革命階級(就是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的各階級)聯合專政的聯合政府,建立新民主主義的共和國。


掃描二維碼 分享本頁

18选7第34期开奖结果